疫情之下 韩国仁川机场空空荡荡
来源:疫情之下 韩国仁川机场空空荡荡发稿时间:2020-03-31 11:40:40


每天上班时,医生和护士都会遇到困惑和混乱。在布朗克斯区蒙特菲奥里医院分院,护士们穿着冬季外套,站在一个没有暖气的帐篷里,为有症状患者分诊。而在埃尔姆赫斯特医院,病人有时还没来得及搬到床上,就已经奄奄一息了。

当地时间30日下午,瑞士联邦召开联合新闻发布会,介绍新冠肺炎疫情在瑞士的发展情况。联邦公共卫生部传染病负责人丹尼尔·科什表示,目前来看很难回答瑞士的感染人数是否达到高峰,从近几天的情况看,蔓延在继续,每天确诊的人数增长相对稳定,保持在千人左右,但有放缓的迹象。

《纽约时报》在报道中称,纽约市医疗系统杂乱无章,使得医护人员的感染率难以精确计算。纽约市公立医院一位发言人表示,目前不会分享有关感染医务工作者的数据。美国急诊医师学院院长也表示,全国情况不太一样,无法追踪此类数据,但危险正在加剧,到处都有医生感染。

特朗普告诉记者,如果最终美国新冠死亡人数控制在10万到20万之间,那意味着他所领导的政府防疫工作非常成功(a very good job)。

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在纽约流行,感染人数超过3万人,而站在一线与病毒战斗的医护人员受影响严重。在急诊室和重症监护病房,看到越来越多的同事生病,一惯冷静理性的医护人员开始感到恐慌。

那么,特朗普和福奇博士所推测的死亡数据哪个更可信呢?

特朗普在新闻发布会中提及的220万死亡的数据,主要来自英国帝国理工学院COVID-19团队两周前(3月16日)在线发表的一篇科研论文。他们通过数学模型,预测在没有任何干预措施下,英国会有51万新冠死亡。而在美国,死亡人数将高达220万。在这个数学模型中,R0(基本传染数)设置为2.4。R0是传染流行病学中的一个术语,指在没有外力干预下,一个感染者平均能传染的人数。其他一些参数,比如每个年龄段的新冠死亡率,主要基于中国1月份的数据。在接受《纽约时报》的采访中,该研究团队告诉记者,他们已经在报告发表前一周,将其提交给了白宫新冠特别工作组(White House Task Force)。而这个特别工作组的组长,是美国副总统彭斯。

“重症监护室快要爆炸了,”一位哥伦比亚大学欧文医学中心外科医生得知一半特护人员感染后,自愿申请到前线去;威尔康奈尔医学中心一名医生感慨,她每天都会经过一位病情危重、插管中的同事,不知道下一个倒下的会是谁;纽约市一家大型医院的医生描述,这里就是“一个病毒培养皿”,有200多名医院工作者被感染;“我觉得我们都是被送进了屠宰场,”布朗克斯区雅克比医疗中心护士托马斯·莱利说道。

需要强调,以上的预测模型都是建立在非常多的假设的基础上的。因此经常会出现预测数据和未来真实数据不符的情况。2014年埃博拉流行期间,美国预测将有100万人感染,但实际感染人数约3万。

【海外网3月31日|战疫全时区】美国《纽约时报》31日发表题为《护士死亡、医生生病,抗疫一线人员恐慌情绪上升》的文章,直击纽约市医院内部情况,讲述一线医护人员工作现状。